首页 | 新闻 | 专题 | 访谈 | 养生 | 保健 | 两性 | 整形
鲁网 > 卫生频道 > 医视界 > 正文

大医贾佑民教授:行医55载 耄耋之年精勤不倦

2016-06-03 16:59 来源:大河健康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身体硬朗的,在遛鸟听戏,养鱼种花,读书看报;身体虚弱的,则眼神涣散,步履蹒跚,甚至卧床不起。这些,才是这个年龄的老人该有的生活。

  81岁,耄耋之年。

  身体硬朗的,在遛鸟听戏,养鱼种花,读书看报;身体虚弱的,则眼神涣散,步履蹒跚,甚至卧床不起。这些,才是这个年龄的老人该有的生活。

  相比之下,同样81岁贾教授,却是个“另类”——至今仍坚守在口腔临床一线。

  最困难动荡的1956年,21岁的他考上了北京医科大学口腔系(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),成为从事修复和正畸最早的一批人;1961年,他进入河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(郑州大学第一附属院),担任第一任口腔矫形科主任,第一届口腔修复教研室主任;1986年,他率先开展第一例种植牙手术,成为河南种植界的拓荒者;1996年,他61岁,此生本已功德圆满,大可在优游岁月里安享晚年,但退休后的他不舍本行,选择继续在口腔行业坚守,开拓着职业生涯的“第二春”。

  几十年来,他心思细腻的程度,没有被时间冲淡,没有被繁琐削弱,反而随着岁月的沉淀更加清晰,在当前浮躁的医疗环境下愈发闪光。

  口腔界的“常青树” 一辈子都在追求完美和极致

  贾教授,在业内有着“常青树”的称号,未见他本人,会以为是指其医疗技术的精湛,见到他之后,看到81岁依然步伐轻盈、腰板笔直,才知道原来“常青树”并非虚名。

  在位于嵩山路政通路附近的郑州佑民口腔,第一眼见到贾佑民教授时,他正在为患者补牙。白色大褂,蓝色帽子,蓝色口罩,防护镜,一身“标配”之外,只露出花白的眉毛,和眼角几处老年斑。只见他侧低着头,左手口镜,右手充填器,防护镜下的双眼未曾抬一下,全神贯注沉浸在“补牙”的世界里。

  80多岁大多老眼昏花、记忆混乱,他却能如此认真地工作,而且是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细心的补牙工作。81岁高龄的他,身体超乎寻常的硬朗,即便是坐在那里,也全无龙钟之态,一拨一挑,尽在掌握之中。“别着急,马上就好了,慢一点,补出的牙才更美观。”他缓慢小声地安慰患者,又像在自言自语。

  这般努力的老教授!

  贾教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认真到让你不得不肃然起敬,耐心到让你不得不暗自惭愧。他一辈子都在追求完美和极致,垂暮之年的精益求精,要追溯到青年时代的求知若渴和对自己的严格要求。

  80年代初,他率先开展固定正畸矫治技术。那个时候的正畸矫治,还是采用活动矫治器,治疗效果差、佩戴不舒适,而贾佑民教授将固定正畸矫治技术带到临床后,大大增加了治疗效果及舒适度。

  他还在省内首家引进德国烤瓷技术,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牙齿修复技术。

  1986年,他大胆开展了省内第一例“种植牙”手术,从此揭开河南种植牙历史的新篇章。那个时候的种植牙寿命平均只有10年左右,因为精准的设计和完美的操作,他硬是把种植牙的使用年限延长到20年甚至更长。据一位种植牙患者反馈,1996年贾教授为他所种下的4颗牙,至今仍然固位良好、外观漂亮、咬合正常。

  作为我省口腔修复正畸的奠基者和学术带头人,在当时医疗技术水平有限的情况下,因为精益求精和大胆创新,他当仁不让成为河南固定正畸、烤瓷修复及种植牙的拓荒者,引领河南口腔界从此进入崭新的时代。

  这一切,都是贾佑民教授精湛医技最好的证明。

  有口皆碑 找到他就找到了踏实

  如果,必须要用一个词形容贾教授的医德,非“有口皆碑”莫属。

  患者这样说:

  “找贾教授看病,能花最少的钱治好病,大家都知道。”

  “从我爷爷开始,我们全家人的口腔治疗都是找贾教授。”

  “不知道怎么说,反正找他就是踏实,心里有底儿……”

 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,81岁的老人,本该被当成小孩子一样顺着哄着,但贾教授却仍旧扮演着“大人”的角色,把每一位患者当成亲人当成孩子来对待。在他这,每位口腔患者都会得到悉心照顾,从治疗前的知识介绍,到治疗中的人文关怀,再到治疗后的详细交代,他事必躬亲。患者不懂的地方,他会一遍又一遍耐心解释,患者心情郁闷的时候,他就以过来人身份开导,直至对方眉头舒展。

  “患者是来看病的,抛开医生的职责不说,单是作为没有生病的人,就应该对他们多一点关心,让他们感觉到舒服。”贾教授说,他所做的都是该做的,没什么值得夸赞的地方,若不这样做反而会让自己不安。

  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行业?听到这,贾教授突然笑了,说:“当时就没有什么目的啊,上学的时候从没想过。”没有伟大的理想抱负和雄心壮志,毫无顾虑的回答,让人似乎能一眼看透他心里的简单和纯净。

  但当记者问到“一直坚守的原则”时,他突然来了兴致,提高声音,不假思索地说:第一,保证质量,第二,服务态度要好。“治疗不满意,全部退钱;虚假广告,我们从不做;在材料方面,更不会因为患者不懂就以次充好。就是这样。”提到虚假广告和口腔材料,贾教授情绪似乎有些激动,想说些什么又咽了回去,或许,这是他对当前混乱的市场愤怒的无奈。

  治牙治了一辈子,总得有记忆深刻的事吧?贾教授第二次笑了:“没有吧,没啥特别的事情。”几秒钟的沉默后,他补充道:“但这么多年,我的口碑很好。服务好,技术好,质量好。”简单的三个“好”字,有满满的自信,还有小小的骄傲。

  最根本的医德 是病人没有高低贵贱

  面对牙齿畸形患儿焦急的父亲,贾教授会拿出模型,从最基础的口腔知识讲起,什么是乳牙,什么是恒牙,什么时候可以进行矫治,什么时候不宜矫治,哪些治疗方案,有哪些利弊……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,城市的或农村的,他总是这样耐心地、不紧不慢地讲解每一个知识点,有时等他讲完,连小患儿自己都能明白大概了。

  很多家长为孩子畸形的牙齿操碎了心,毫无医学知识的他们,面对不同医生的建议,无所适从。但每每从贾教授这里听完讲解,他们会毫不犹豫把孩子交到这里,因为很多医生做不到的耐心分析,贾教授做到了。

  他也常常告诉疑惑中的家长:快速正畸是不科学的。牙齿正畸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需要1-2年左右的时间,不能一蹴而就,作为家长一定要有耐心。

  “不管面对什么样的病人,都要有责任心,在医生眼中,病人没有高低贵贱,只有病症的不同,这不仅是对患者最基本的尊重,也是一名医生最根本的医德。”贾教授说。

  工作55年 不知不觉就干到了现在

  2016年,是贾佑民教授从事口腔医疗工作的第55个年头。

  时光流转,不变的是他日复一日继续为师、为医,肩负着传承医学的重任。

  为什么这把岁数还坚持工作?“上班后,不知不觉的,干着干着就到这年龄了。”老先生乐呵呵道。

  作为郑州大学第一附属院口腔科的元老,多年行医生涯,让他拥有丰富而珍贵的口腔临床经验,看到年轻的医生总有很多欠缺,他就手把手教,至精至微,诲人不倦,恨不得把此生所学全部灌输给他们。

  经他一手带出来的医生,最早的也已退休,最小的才20多岁。他说:“悉心指导年轻医生,提高他们的专业技能,说到底其实也是对患者的负责。”

  虽然年事已高,是口腔工作者中的长者,但他永远保持着谦逊的工作态度,坚守着最基本的职业操守,始终如一地对待每一位学生和患者。

  在他身上,学到老活到老不仅是一种精神,更是实打实的行动。

  从工作至今他都保留一个习惯:每治疗一位患者,便即时做好病历记录,时常拿出来对比、思考、总结。

  他还学会了玩微信,通过微信与年轻的医生互动,与患者沟通,看一些时事新闻。

  在他的诊室里,整齐摆放着多种医学杂志,这位81岁的老医生忙里偷闲,依然会拿起书一动不动看上一个小时。“我年纪大了,医学发展这么快,不学习就跟不上时代步伐,就不能更好的做治疗。”他生怕自己落伍了。

  他说,一辈子也没干涉过家里孩子的职业方向,但当得知孙子考大学选择的口腔专业,他特别开心。

  精勤不倦书人生 奉献余热写春秋

  他是口腔界的常青树,是患者口中的好医生,是家人心里的工作狂,是自己眼中的普通人。

  他的成绩,让他应该成为一个“傲娇自负”的老头,可提起过去,他只是淡然一笑,温言和语。倔强归坦然,青丝变白发,人生的轰轰烈烈趋于平淡,名与利、权与钱早已成身外之物。

  他所饱经的风霜,更多是因为工作,为了小小一颗牙而埋头,从最初的正畸、修复、治疗到后来的微创种植,他手中的医技提高了一层又一级,脸上的皱纹也增加了一沟又一壑。

  自1961至今,细细数来,竟已55年。55年,是一个人从青年走向晚年的过度,是一个人从辉煌走向隐退的路程,甚至是一个人生命的全部时长,但却是贾佑民教授一生躬耕口腔事业的真实写照,他所做出的贡献,已无法用时间丈量。

  “我以后还会一直在这里(佑民口腔),干不动了再说。”末了,贾佑民教授告诉我们。(图/文 焦春秋 张莉莉)


责任编辑:范金鑫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