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新闻 | 专题 | 访谈 | 养生 | 保健 | 两性 | 整形
鲁网 > 卫生频道 > 特色医讯 > 正文

【致最美逆行者】我们听到了春的呼唤

2020-02-27 16:59 来源: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,援鄂医疗队队员暂别亲人逆行驰援湖北,奋战在武汉和黄冈疫情防控第一线。一个多月来,他们天天超负荷工作,却从未有过一丝怨言,用行动践行着自己的铮铮誓言。全国亿万同胞被你们感动,向你们致敬!黑暗终将冲破黎明,我们听到了春的呼唤……

  鲁网2月27日讯(记者 张嵬琛 通讯员 谢静)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,援鄂医疗队队员暂别亲人逆行驰援湖北,奋战在武汉和黄冈疫情防控第一线。一个多月来,他们天天超负荷工作,却从未有过一丝怨言,用行动践行着自己的铮铮誓言。全国亿万同胞被你们感动,向你们致敬!黑暗终将冲破黎明,我们听到了春的呼唤…… 

  《最美逆行者,大爱齐鲁人》 

   

  作品尺寸:136cmx68cm 

  【作者:戴军】 

  创作初衷:致敬齐鲁医院逆风而上的医疗队队员。他们纷纷剪去长发,告别亲人,怀着“敬佑生命、救死扶伤、甘于奉献、大爱无疆”的精神驰援湖北,不畏艰险,同心协力,众志成城,共克时艰。他虽然不能奔赴一线,只能运用自己的特长,在后方为大家加油打气,希望早日战胜疫情,大家平安归来。 

  作者介绍:戴军,1965年5 月生于济南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中国楹联学会会员,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,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刻字委员会副主任,山东省楹联艺术家协会主席团委员,济南市文联主席团委员,济南市文联委员,济南市楹联艺术家协会主席,济南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,中国农工党济南市委常委,中国农工党中央书画院理事,中国农工党济南书画院院长,国家二级美术师,济南市政协委员,济南市委专业技术拔尖人才,山东省“五一文化奖”获得者,首届“济南文艺奖”获得者。 

  《最美逆行者》 

   

  【作者:农工党山东省书画院理事、农工党济南书画院画家、山东省美协会员尹祖军】 

   

  作品原型:山东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队员、医院外科专业护师王龙 

  【作者:抖音网友】 

  《满江红·武汉抗“疫”》 

  暮蔼沉沉,倒春寒、疫漫楚天。急召令、刻不容缓,列装抵汉。悬壶何曾惧瘟神,济世从未恐魔鞭。无须问、路途多凶险,勇向前。 

  黄鹤楼,低梗咽。鹦鹉洲,已不见。舞倚天长剑,小虫颤颤。一江狂涛翻巨浪,三万精英战无眠。云梦泽、人间四月天,樱花艳。 

  【作者:医院第四批援鄂医疗队副队长、医院急诊科副主任菅向东】 

  《布谷鸟》 

  春在哪里? 

  布谷飞过荆棘。 

  刺出的血滴, 

  终将润出, 

  枯枝的新绿。 

  而伤痕, 

  也愈成, 

  满身的斑斓, 

  让阳光, 

  有了七彩的亮丽。 

  布谷、布谷, 

  在这寒冬里, 

  我听到了春的呼吸, 

  只因有你。 

  【作者:泌尿外科一区俞能旺】 

  《最美逆行者——高凤》 

    在驰援湖北的庞大医疗队伍里,护理人员就有一万四千余名。其中有很多我们医院的同事,也有我们科室的成员--高凤。她不仅是春节期间主动要求坚守岗位的好同事,也是平时会给予我们帮助与指导的知心大姐姐。在首批医疗队报名时,高凤姐丝毫没有犹豫,第一时间就报了名。并作为山东大学齐鲁医院7名医疗队员之一,随山东省第三批医疗队出征武汉。  一场忽如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像笼罩在大地上空的乌云,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。乌云之下,医护人员纷纷逆行而上,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去和病毒搏斗。 

  经过短暂而紧张的防护培训,高凤姐同其他队员被分到了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C栋七楼西区病区。在这里,6名护理人员要分管51位重症或危重症患者。新冠肺炎患者的护理工作虽然跟平时危重症患者的护理相差不大,但是在操作难度和医护人员负重方面却让人压力倍增。 

    我相信再黑的黑夜都会迎来黎明,再严重的疫情总会过去。穿越阴霾,阳光会洒满窗台。我们的世界,会春暖花开!我们的战士们,会平安凯旋!      他们都是平凡的普通人,也是最可亲可敬可爱的人。虽然我们不能在抗疫一线与他们并肩作战,但是我们可以做他们最坚强的后盾,同他们一起携手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。  下班后,脸颊被防护面具压出的深深的印子久久不能消除;担心病毒会通过空气循环传播,住宿的地方关闭了所有取暖系统,晚上休息的时候甚至要靠热水袋取暖……虽然在工作和生活上有各种各样的困难,但是他们没有一句怨言,而是直面疫情,英勇奋战,为患者撑起一片天。

 

    医用防护口罩紧勒的外沿、不断被热气蒙雾的护目镜、密不通气的防护服……即使在静息状态下也会让人有明显的憋闷感。同时为了防止感染和节省防护服,他们坚持七八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,甚至有的人直接穿着纸尿裤进入隔离病区。曾经对于我们来说最简单的静脉穿刺,如今却成了他们最难的操作。两层外科手套的触感下,好像手背和手臂上找不到一处有弹性触感的血管,最终好不容易找到的血管还要被护目镜的视野过滤掉一大半。大家往往是凭着多年执业的丰富经验,模糊锁定着一条印迹才能穿刺成功。再加上其他常规治疗和临时治疗,一个班次高强度战斗下来,汗水顺着脸颊、后背往下流,被汗水浸湿的衣服紧紧地包裹了整个身体,使人浑身湿热不适,令人坐立不安。 

  【作者:东十心内三贾雯鼎】 

  


责任编辑:赵家豪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