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| 新闻 | 专题 | 访谈 | 养生 | 保健 | 两性 | 整形
鲁网 > 卫生频道 > 特色医讯 > 正文

前线手记 齐鲁医院薛友儒《一次特殊的院内转运》

2020-02-14 20:52 来源: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2月14日,记者收到一份来自湖北一线的手记,是由山东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,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监护护师薛友儒提供,讲述着在经历交接班过程中,敏锐发现11床一名老年患者,病情出现变化,作为一名ICU出身的护士,对于病患的基础判断,并不断观察病患情况,当发现病患各项指数下滑时候,马上联系当值医生进行转移ICU的措施,作为一名医护时刻观察每位病患的情况,并作出最正确的选择,为病患生命安全保驾护航。

  鲁网2月14日讯(记者 张嵬琛 通讯员 谢静 王文斐 )2月14日,记者收到一份来自湖北一线的手记,是由山东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,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监护护师薛友儒提供,讲述着在经历交接班过程中,敏锐发现11床一名老年患者,病情出现变化,作为一名ICU出身的护士,对于病患的基础判断,并不断观察病患情况,当发现病患各项指数下滑时候,马上联系当值医生进行转移ICU的措施,作为一名医护时刻观察每位病患的情况,并作出最正确的选择,为病患生命安全保驾护航。

  以下为原文:

  时间:2020.2.12

  地点:湖北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

  手记者:山东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员,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重症监护护师薛友儒

  2月12日,我们的上班时间是13点到17点,于11:45坐上了去医院的班车,由于调整班次的原因,这次上班的6个人全部都是齐鲁医院的同事,这也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巧合。进病房后,我和于书卷老师一组负责1床到18床的患者,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和往常一样,还是经历护目镜起雾、呼吸困难、行动不便这些问题。但是,当交接班到11床时,我隐约意识到这个班可能会有些许波澜。

  11床是一位老年男性患者,神志清楚,呼之可应答,给予持续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,氧流量是10L/分,呼吸机参数不高,心电监护示心率72次/分,呼吸21次/分,血压135/69mmHg,交班同事说监护仪接触不好,血氧饱和度有时测不出来。接班时患者尚可自主进食,整体状况看起来貌似还可以,但ICU工作的经验隐约在提示我,这位患者的病情并不像监护仪显示的体征那么乐观。我们快速交接班完其他患者后再次回到11床,此时,患者由于长时间无创通气,面罩已经把皮肤压的发红,漏气也很多,我们重新固定,调节松紧度。在和患者沟通的过程中,我发现患者双腿已出现花斑,四肢循环差,皮肤发冷,这也就是为什么测不出血氧饱和度的原因。我心里感到阵阵紧张,有多年ICU工作经历的我自然知道出现花斑的严重性,这可能就是疾病进展的一个提示,可能意味着患者的状况正持续恶化。由于不能从与患者的交流中获取太多有价值的病情信息,我只能从同病房其他两位患者那里获得11床患者这几天的状况,又仔细查看了患者的病情记录,做完这些请于书卷老师跟医生汇报下病情,医生嘱密切观察,提高氧流量。

  提高氧流量后,患者状况依旧没有显著改善,为了随时观察病情变化,我几乎每间隔10分钟过去巡视一次,因为我心里清楚,患者疾病的变化有时就是瞬息之间的事情。由于ICU的患者大多都不能自己表达感受,所以每个ICU的护士都练就了很强的病情观察能力,对患者疾病的变化有天然的敏感性。大概15点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患者神志似乎比刚才有些淡漠,我心想这下坏了,急忙给患者带好指脉氧,血氧饱和度69%!由于是特殊时期,不能第一时间进行血气监测等操作,只好按照经验给患者提高氧流量,更改呼吸机参数,然后快速跟医生汇报,遵医嘱将患者紧急转入ICU。

  作为一名ICU出身的护士,会经常把病情好转的患者转往普通病房,但将普通病房的患者转入ICU还是第一次。危重患者转运是我们ICU护士非常擅长的一项工作任务,我们已经演练过无数次,也在实践中转运过无数次,从普通的患者检查、特殊治疗,到ECMO治疗下的特殊转运,从院内转运甚至到院外转运也都经历了无数次。而且,在不断的实际工作中逐步形成了一整套的转运方案,已形成完善的标准化流程,并在多个核心期刊发表关于转运的文章。但这次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一次患者转运。

  此次转运面临着许多困难,因为转运通道的限制,必须用轮椅进行转运,而患者病情却不允许长时间做轮椅。其次,我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本来就呼吸困难,视野模糊,还要推着患者快速转运,对体力是个不小的考验。为了让患者得到更有效的治疗,我们省去了中间诸多繁杂的步骤,克服重重困难对患者进行转运。一路上似乎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息声,就像背负着氧气筒勇于攀登的登山人,每走一段路都显得艰难无比。我们三人顺利将患者转运至ICU,连接心电监护,心率62次/分,血氧饱和度59%,情况万分危急。我们也像躺在床上的患者那样,光靠鼻子呼吸完全不够用,只好靠着墙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即使如此也还是觉得氧气不够用,甚至有一把撕开防护衣的冲动。全身衣服和头发也早已湿透,护目镜里更是分不清楚到底是汗水还是雾气形成的水滴!简单交接完后,我们迅速回到病房投入到下一轮紧锣密鼓的工作中。

  下班后仍没有得到患者的消息,走出医院踏上班车,薄暮冥冥,忧心忡忡,此时只能在内心默默祈祷,愿老爷子能顺利挺过这一晚!


责任编辑:李震健康
分享到: